今天准备在房子暖一天,起来异常勤奋,把炉子生着了,待我收拾完毕,茶熬上,馒头烤上时,组长来电话了,说是下队,唉,顿时感觉茶不香了,炉子白生了。不过也没多大事,今天下去主要有事情...
头好疼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我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头疼,不是感冒的那种,就是感觉头里面非常不舒服,伴随着刺痛感,想着啥时候去医院看一下,但是每次就忘了,因为这个头痛晚上睡一觉第二天...
不生炉子真的不行了,早上坐到晚上,脚都懂麻了。不生炉子当然是有原因的,没时间啊,从早上到晚上一直忙着office,哪有时间呢,有个人给我生炉子就好了,比如说小宝,不过我俩没在一...
好家伙,想着今天待在房子,结果被组长叫上又下队去了,要那么多人干嘛,我去了也是白去,无奈啊,没得办法,该去还是得去,我是搞业务的,把我放在办公室搞业务不好么,虽然这几天没啥业务...
忙碌了两天的成考终于结束了,怎么样呢,唉,我想流泪,就因为今天早上的高数,我一道也不会,主要是看着熟悉,就是不会算,没得办法,这是死的,不像其他科目还可以猜,这直接没得办法,就...
成考对于我来说意义非凡,主要是跟工作有关吧。早知道在大学期间考了,省的麻烦,但人不可能预卜先知,所以才会如此吧。 正赶上这两天甘肃这边疫情比较严重,好巧不巧。我还想着会不会推迟...
有一个地方,从来不讲价钱,是多少就是多少;有一个地方,不管是穷人富人还是什么人,都会去的地方,即使环境怎样,也不得不去;有一个地方,忙人再忙都有时间了,穷人再穷也要掏钱了,没有...
我盘算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打印机终于让我给弄来了,真的是不容易。这个打印机是我一个同事的,他在办公室里,办公室有打印机,他经常不用,现在让我给盘来了,真好。我向他盘的时候,他经常以...
这几天甘肃疫情又严重了,大家松了的心又再一次绷紧了,所有的都回到了2020年。 兰州发现了几例,兰州几个小区变成了中风险地区,我们也是一样,开始了大规模的排查工作,疫情开始,感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