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周事情很多,但仅仅只是生活上的事情。为此,我特意请了三天假来完成,不过事实上仅仅用了两天时间完成,而我在家里躺了三天。

上周四下午五六点,看手机时鼻子里感觉一股热流,我知道流鼻血了,也没在意。赶紧去止,结果卫生纸越止越多,有止不住的倾向,把鼻子塞住后鼻血从另一边流了出来,也会倒流进嗓子里。恰好同事进来,吓了一跳,连忙把我送去了卫生院,值班大夫给我用棉球和纱布塞住了鼻子,止住了血。塞过的都知道,非常难受。回去后一直到十点多,那玩意儿的难受程度超出了我的极限,我想着过去几个小时了,应该不流了,浑然忘记了值班大夫说明天再取的话。就慢慢的拿出来了。结果刚一拿出来鼻血又如水般流出来了,好吧,我又着急了,而且这么晚了,幸好那会儿临走之时大夫给了我一包纱布和几个棉球,只不过我没剪刀,纱布太长塞进去留一大部分在外面,只不过很快就红透了,看来大夫塞和我塞还是有区别的。浪费的剩下最后一条纱布时,我就不准备往出拿了,让它湿透挂在鼻子上。赶紧睡觉,说不定明天就好了。只不过比刚才还难受,真是何苦。

周五晚上又流了,然后这周又流了一次,想着要不去医院看看,正好我爸和我妹都要走了,要去送到机场,周二就找领导请假,请了三天,周二下午就回家了。

周三一大早就去了医院,挂的耳鼻喉科,大夫让我坐在椅子上用跟细管子查看了我鼻子里的情况,说是里面的毛细血管破了,现在已经结疤了,不要碰、不要抠,自然而然的就好了。主要是我被查出了鼻炎,从大夫截的图来看,是鼻甲肥大,两边都快长住了。好嘛,我说怎么鼻子经常不通。大夫开了瓶苯环什么的喷雾,让我早晚各一喷。

我妈腰疼,跟着我一起去了医院。拍了片子,说是骨头已经长定型了,问以前是不是摔过。我妈说是确实摔过,不过当时也没感觉到不舒服,就没管过。大夫说现在己经没办法了,让不要干重活儿,不要提重东西。

周四一大早凌晨三点多出发,历经三个小时到达了中川机场,我爸是八点十分的飞机,这是我爸第一次坐飞机,于是就由我妹送了进去(我没坐过飞机),我妹是下午两点多的飞机,同一天正好可以送进去,还好一切顺利。我爸去新疆打工,我姑姑家的表兄在那边城建公司当领导,给我爸找了个看门的活儿,轻松,适合我爸。

送完我爸还早,我们一家人就去秦王川文创园去转了圈,听说以前要门票,现在不收了。进去之后才发现,里面杂草丛生,荒废好久了。应该是个影视拍摄基地。

我妹两点多的飞机,先到上海转机,到东京都第二天凌晨一点多了,我一直坚持着没睡觉,结果快到一点还是睡着了,开了一天车,着实累了。我妹说下飞机后她打车到房子花了400多,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令我很惊讶,说是这都算便宜了,她是在淘宝上找的车,不然下飞机打出租要700多,好的吧,是我肤浅了。

送完人以后就剩下我妈、我老婆和我三人了,我们也是分道扬镳,老婆去市区检查眼睛,我和我妈去白银车管所解押我的车。

解押过程很顺利,正好到白银车管所下午上班,所有的材料都给我邮寄了过来,过去签字上传资料就搞定了。完了之后就给银行的解押专员把照片发了过去,搞定,历时三年,绿本本到手了。

弄完之后我和我妈就打道回府了,老婆没回来,因为她周六要考试。

回到家三天了,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,看来还是忙起来好呀。

本周周记到此结束,哈哈。

博客圈
最后修改:2024 年 05 月 13 日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